让中国的不锈钢管名扬世界

实标厚度-把诚信刻在脸上

全国免费加盟热线:
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
傅熹年:从看古画里光阴

文章出处: 人气:发表时间:2019-08-07
傅熹年近照 记者郭红松摄/光明图片

九五至尊二官方网站傅熹年近照 记者郭红松摄/光明图片

《____》

他是建筑历史学家、文物鉴定专家,还是中国工程院院士。他家和启功的住所只有一巷之隔,在工余、假日之时便常在启功家闲谈。这样一种无拘无束的“精神会餐”让他受益匪浅。他称自己为启功先生的私淑弟子。

傅熹年是建筑历史学家、文物鉴定专家,还是中国工程院院士。如果不出差,86岁的他,每天9点到中国建筑技术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的办公室。中午,休息一会儿。下午,1:30上班。晚上,5点下班。

办公室也是工作室。桌子上《中国古代宫殿》样本显示写作进入最后阶段。电脑旁散落的是各种制图工具:形状不一的尺子、放大镜、橡皮。执着于手绘,书稿里的各种建筑示意图,都是他一笔一笔画出来的。在《中国古代建筑概说》等书里早已见过他如印刷一般规整、细致的示意图。亲眼看到图纸时,还是惊讶不已,比例、标注,勾勒无不一丝不苟,这竟出自耄耋之年的先生之手。

今年出版的《古建撷英》一书,就遴选了170幅他从事建筑史研究所绘制的建筑史资料图和相关写生画。就读____营建系之时,他就把主要精力倾注在专业课中的建筑设计、建筑历史和基础课中的素描、水彩画之中。李宗津、吴冠中、关广智,这些大家当时教授素描、水彩,由此也为他打下扎实的绘画功底。“速写和水彩主要学习梁思成先生的风格,较多的渲染和钢笔绘鸟瞰图则吸收一些中国古画的构图,树石景物也尽可能吸收中国山水画的特点。”傅熹年说。

由建筑而步入绘画、鉴赏古画,这样一条道路,大抵是傅熹年的不同之处。

傅熹年说:“我的父亲当年在文化部文物局工作。父亲的同事周末常常到我家中来聚会闲谈,其中有张珩先生、徐邦达先生和家中世交启功先生等,他们都是精研古代书画的权威专家。我旁听他们的议论,极有收获。他们见我有兴趣,有时也耐心为我讲解。我也常常以家中的图录向他们请教孰好孰坏、孰真孰伪。”

傅熹年家和启功的住所只有一巷之隔,在工余、假日之时便常在启功家闲谈。这样一种无拘无束的“精神会餐”让他受益匪浅。启功先生鼓励他多少要学一点书法、绘画,指出这样可以有助于更进一步了解古书画。“为此他特别选了一册唐人沈弘写经的日本印本要我临摹学习小楷。又因我喜欢南宋马远夏圭画派,给我一册旧印的夏圭《溪山清远图卷》,并给我纸笔供我临摹。”傅熹年说。因之,傅熹年称自己为启功先生的私淑弟子。

推荐产品

同类文章排行

最新资讯文章

返回顶部